互联网时代到来了吗?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世界真的越来越小了,而我的头
 
越来越大了,有点找不着北、甚至找不着自己。生活变化得太快,许多事情都让
 
人无法相信、不敢确定。如今这年头要想跟上时代的潮流,就要头脑灵活、反应
 
敏捷,还得常常来个脑筋急转弯,灵机一动——啊哈,原来如此!
 
在生活中,由于我的灵机一动,突然发现了世界原来如此、女人原来如此、
 
美脚原来如此!
 
我大学毕业后到美国苦读了5 年,终于把一顶美国人发的博士帽戴在了自己
 
黄皮肤、黑眼睛的头上。帽子是不错,可心里却总感觉不是个滋味,便时刻想着
 
大洋彼岸的祖国。并不是我有很崇高、很爱国的思想境界,而是吃不惯洋面包、
 
看不惯洋女人,更受不了美国人那高翘的尖鼻子和傲慢苍白的脸。可是兜里没钱
 
也只能忍着。回想当时,让我忍耐痛苦最多的竟是西洋女人那粗糙的大脚。一路
 
走去映入眼帘的都是40码的大脚巨鞋,毫无美感可言;虽然洋妞们扭臀晃乳媚眼
 
横飞,却仍给我一种身临侏罗纪公园的感觉。因此,也就在异国他乡格外地怀念
 
起老家的美眉们来了。
 
从小学到大学,我不知多少次地偷看女生的美脚。女同学们柔嫩纤细小巧的
 
秀足,常常给我无穷的快乐和力量,几乎是我学习与奋斗的原动力。我一直渴望
 
着用自己事业上的成功、智慧和财富去赢取我梦寐以求的,美女们如莲似藉的玉
 
足。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中,一不小心,我竟然得到了一位美国华侨富豪的
 
青睐,他给了我一大笔风险投资,让我回国为祖国的建设做点贡献,虽然他不奢
 
求回报,但也对我的才华和经营能力充满了信心,相信我一定能成功,为他带来
 
丰厚的利润。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快得连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就从一个穷学生
 
变成了海外归国的投资商。
 
在一个暧洋洋的春日,我浑身上下豪情万丈,高昂着头颅,踌躇满志地踏上
 
了故乡的土地。飞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降落,当我步下玄梯的时候,在心中深
 
藏了多年的梦想便浮现、彭胀开来——美丽的女同胞们,我想要的不仅是事业上
 
的成功,更渴望得到的是你们的高跟鞋和玉趾秀足。我回头深情地最后看了一眼
 
站在机舱门口送行的空姐的高跟美足,心已象小鸟一样飞到了南京路、淮海路等
 
上海的大街小巷,想象着那些我已阔别五载的上海美媚们的小脚,穿着漂亮的高
 
跟鞋袅袅走过的情景,一股激动的电流在我身上缓缓流过,使我的「海绵体」不
 
由得迅速充血、硬胀、直挺起来……
 
回到上海,令我惊讶的第一件事是上海的工作效率简直比美国还要高,我在
 
极短的时间内就办好了公司营业的一切手续。` 我投资的是一家高科技的环保产
 
品销售公司,经销各种环保产品。我们销售的主流产品是一种从美国引进的,人
 
工培育而成的室内植物,它具有极强的吸收CO2 等废气、释放新鲜氧气的功效,
 
其转换效率是普通植物的100 多倍,使人坐在钢筋水泥筑成的室内,感觉象是在
 
公园的林荫小道上一样清爽舒适。
 
公司的营业地址选择等前期工作都已完成,该开始招聘员工了。我的原则是
 
高薪用才,高薪聘美,高薪严管。而且我只招女职员,不仅仅是工作的需要,更
 
是因为我贪恋女色、求美心切。特别是因为对玉莲秀脚的渴望,我在招聘员工时
 
定了一条特殊的标准,就是脚一定要好看。我开出的工资额足以让全上海的白领
 
丽人心跳过速,但是我要求的条件和我提出的公司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让
 
许多女孩望而却步。我面试时不看学历、专业、履历、户籍、年龄,因为我坚信
 
一个人的经商才能与这些因素无关;我只看容貌、身材、谈吐、气质、风度、性
 
格,特别是要应聘的女孩必须脱下鞋袜,伸出她的赤脚让我仔细审查。在劳动合
 
同的附加协议中,我专门增加了公司规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请应聘的
 
女孩仔细阅读,认真理解,确实同意并保证能做到的才可以最后签订劳动合同。
 
三大纪律是: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服从老板的命令才能赚到钱;第二,
 
一切工作要认真,老板交待的事情都要干;第三,一切娱乐活动都要由公司集体
 
组织,不能私自去任何娱乐场所。八项注意是:第一,不许早婚早恋;第二,不
 
许对老板阿谀奉承;第三,在公司时必须穿高跟鞋,但不能穿厚底鞋;第四,脚
 
趾甲必须修剪得整齐漂亮;第五,不许理男式短发、怪发型;第六,不许浓妆艳
 
抹;第七,不许穿戴低档服装、首饰、鞋帽等;第八,出行不许乘坐公共交通工
 
具。当然,员工也有自己的权力,她们任何时候都可以辞职。
 
令我喜出望外的是如此苛刻的条件,竟然还有数百人报名应聘。经过一个多
 
星期的面试选拔,我终于聘取了9 名年青漂亮的女员工,可算是百里挑一了。这
 
9 个女员工的年龄在18—35岁之间,她们个个聪明美丽,却又环肥燕瘦、梅短竹
 
长、风情万种、各有不同。
 
择吉日良辰,我请了一家礼仪公司办了开张庆典。9 位靓丽的公司职员一亮
 
相,顿时艳光四射,让所有来宾众目痴然,纷纷赞叹她们的美丽和高雅,却不知
 
我为此付出的心血与金钱。为了她们的这第一次亮相,我特意请了形象设计师为
 
她们进行专业的形象设计,还每人发了上万元的服装费,让她们购买时装。她们
 
的表现也确实不负我心所望,在公司的开张庆典上为我争足了面子,特别是她们
 
每人脚上穿的高跟鞋都很性感迷人,许多宾客都频频低头注视,有几个先生的「
 
眼线」就象是被她们的鞋跟踩住了一样,怎麽也离不开小姐们的秀足,目光中掩
 
饰不住内心的贪婪和情欲。我看到这种情况时,真想扑过去把我的女职员的美脚
 
都搂在怀中保护起来,不让那些「色狼」有机可乘。
 
王丹青是9 名女职员中年龄最大的,35岁了,是离异的单身母亲。我在招聘
 
时本来是想要未婚的,因为我认为婚姻会让人变得保守、没有**、缺少冒险精神,
 
而这是商家大忌,这样的人绝不会成为一个好的企业人才。但是王丹青的美丽和
 
才华让我一见倾心。那天在招聘现场,当她站在我面前递过她的履历时,由于人
 
多,我并未看她的脸,只是低着头接过来,迅速地翻看着她的履历表——她毕业
 
于北京大学,历史专业,曾当过大学教师、某公司副总经理、报社记者等,家庭
 
情况是离异、有一12岁女孩由她抚养。看完履历后,我才本能地擡头向她看去,
 
这时我看到的是一缕从上而下的阳光,无可抗拒地照在我的脸上……天啊,她长
 
得太美了,而且是一种冷艳的美。她只是矜持地冲我点了点头,我反而有点羞怯
 
地低下头,眼睛却急切地向她的双脚寻去。她没有说话,缓缓坐到椅子上,从高
 
跟鞋里悠悠地抽出一双秀足,在我的眼前赤脚跷起了二郎腿,并用十分得意的目
 
光看着我,那意思是:知道你喜欢女人的脚,怎麽样?我的脚是最标准的。我几
 
乎看得呆住了,王丹青,好名字,好脚,可以用美玉无瑕来形容。我强压住内心
 
的兴奋,没让自己趴下去吻她的脚,颤动着声音说:「小……姐,欢迎……你到
 
本……公司工作,你被录取了。」
 
「谢谢,我很高兴!」王丹青很平静的回答。
 
就这样,王丹青成了我公司的员工。
 
在开张庆典上,无疑王丹青是众佳丽中最有魅力的一个。她穿了一件大红色
 
纯丝绒的中式无肩旗袍,1.65米的标准身高,再加上同样是大红色的,细细的鞋
 
跟足有4 寸高的麂皮高跟鞋,更使她玉树临风,鹤立鸡群。她丰腴润白的双肩,
 
犹如两弯皎洁的月亮,映照着男人们朝向她痴醉的脸;她那峰峪逶迤的身影,摇
 
曳着男人们迷恋的渴望的心;她那淩波莲动的高跟玉足,牵扯着男人们缠绕在她
 
脚上的火热的眼。我已经不敢看她了,有几次面对着她时,我几乎要跪倒在她的
 
脚下了,然而她却像很尊重我一样地向客人介绍着:「欢迎您光临!这是我们公
 
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请多关照。」我则装腔作势地拿出名片:「鄙人梁泉,请
 
多关照!」……,这样的场面真折磨人啊!
 
庆典总算结束了,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目光不知不觉地向我美丽的女职员
 
们瞄去。佳人们如同欢快的喜鹊,在一起说着、笑着,显然是还在为刚刚结束的
 
庆典活动而兴奋不已。我向她们走了过去,女孩们看我来了便止住了笑声,大家
 
都显得有点拘谨。我用老板的口气说:「各位辛苦了,谢谢你们的工作。都回去
 
吧,明天9 点请准时上班,工作会很忙的,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才行呀!」众美女
 
都很礼貌地对我说着梁总再见,转身离去了,门外顿时又响起了她们的笑声。
 
我把王丹青叫住了:「你今天表现很出色,你的美丽和风度真的为我们公司
 
增光添色了,我非常感谢!」
 
她淡淡一笑:「董事长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已没有心思与她说话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性感美妙的双脚和高跟鞋。
 
她故作不解地问:「董事长,我的脚有什麽问题吗?」
 
「啊不、不……哦、是的,我想看看你的鞋是什麽牌子的。」我心里有点慌。
 
王丹青轻声地笑了:「哈……哈,那就请看吧。」
 
「可是——可是商标在鞋底上,看不见呀!除非我趴在你脚下去看。」我半
 
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王丹青又是轻声一笑:「那就趴下吧。」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并将脸贴在她的高跟鞋上假装
 
查看商标,偷着舔了两下高跟鞋细长的后跟,当我想吻她的脚踝时,王丹青突然
 
擡起脚,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只丢下一句:「董事长,请你自重,再见!」
 
公司的业务进展很顺利,我的9 位女职员干得也都很出色。一天,我发现一
 
名叫陈艳的女孩竟然穿着一双运动鞋来上班了,我不禁摆出了老板的威风:「陈
 
艳,你怎麽没穿高跟鞋上班?不知道公司的纪律吗?」
 
「我知道,但是我今天脚不舒服,不想穿高跟鞋」
 
「不行,马上换上高跟鞋,否则你就不用来了!」我有点激动。
 
「公司的这条规定不合理,凭什麽不让穿运动鞋?我就爱穿运动鞋,就不换!」
 
还了得,她想造反了。我这老板的面子和规矩不能没有:「你不换鞋就换公
 
司吧!」
 
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妙,便上来劝:「算了算了,陈艳马上去买一双高跟鞋换
 
上就是了,老板你不用生气,为这点小事不值得……」
 
「小事?这不是小事,是大事!这是我最看重的事」我心里想着,嘴里也就
 
说了出来。
 
大家都不敢多说了,谁知那陈艳却不肯服管。「穿什麽鞋是我的自由,我又
 
没犯什麽大错,老是穿着高跟鞋脚痛你们男人知道吗?」
 
「怕脚痛就不要在我的公司干,请你另谋高就吧!」我动真格的了。
 
「老板算了,今天就让陈艳穿运动鞋吧,叫她明天一定穿高跟鞋上班,好不
 
好?」又有人在劝了。
 
「不行,今天、立即、马上就去买高跟鞋给我换上,否则就不用再回来了」
 
我的强劲上来了。
 
陈艳「哇——」地一声,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嘴里还哭喊着:「我就不高
 
兴穿高跟鞋,就不……,还有没有人权了、穿鞋的自由都没有……,太不讲理了
 
……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公司有这样的规定……」
 
我是最讨厌女人哭了,又是一副泼妇样,我顿时火冒三丈:「你给我滚出去!
 
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你被开除了,滚——」
 
我的嗓门都变调了,并将手中的茶杯猛然摔在陈艳的脚下,冲回了我的办公
 
室,把门重重的关上,「嘭!」的一声震得山响。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司里发火。
 
我是老板,我怕谁啊!
 
陈艳就这样被我开除了,从此再没人敢不穿高跟鞋来公司上班。但是一波未
 
平一波又起,我不得不再一次抖起老板的威风。
 
由于资金上的一些问题,我与银行有点小的磨擦,正心情烦闷地坐着发呆。
 
这时有人轻声敲门。「谁啊?进来。」我没好气地喊到。一个瘦长的身影,
 
把门挤开一条缝后轻轻地走了进来。是何娟,一个白晰、美丽的女孩,平时言语
 
不多,总是躲在人后看着你微笑。今天怎麽突然主动来找我了?
 
「董事长,我给您倒杯咖啡好吗?」何娟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不用了,我不喝咖啡,我只喝茶。」
 
「那我去给您倒一杯茶。」说完她就转身走到了茶几边倒水了。
 
我有点不自然地欠了欠身,情绪仍然很沈闷。何娟双手将茶捧到我的面前,
 
白嫩纤长的手指伸在我的眼前,我刚要伸手去接,她却将茶放在了桌子上,把手
 
收了回去。我有点想象着她的脚趾了,是不是也和她的手一样呢?
 
看到我阴沈着脸不出声,何娟嗫嗫地问:「董事长,有什麽不开心的事吗?」
 
「不,没什麽。……你的手很好看。」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何娟脸一红。
 
我又问:「找我有什麽事吗?」
 
「没什麽事,我只是想让您放松一下,我很愿意为您做点小事。」
 
我不禁笑了:「你怎麽让我放松啊?」
 
「我可以为您按摩,我专门学过的。」
 
「那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手是不是专业按摩师的手」说着我便一把抓住了她
 
的手,何娟半推半就的反抗了几下就被我拉到了身上。我一边吻着她的手,一边
 
让她坐在了我的椅子上,我自己的身体则顺势向她的脚趴了下去。我搂住她的脚
 
刚要吻,她却象触电似的跳了起来:「不、不,董事长,不要这样,不要啊!」
 
「你不要怕,我只是喜欢你的脚,让我吻一下就行了。」
 
「不,董事长,我不习惯男人这样,我的脚很脏,请您不要这样。董事长,
 
您不知道,我是很崇拜您的,您这样让我心里很难受。」何娟话一出口,倒是让
 
我吃了一惊。
 
但是我的强劲上来了,「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吻你的脚!」说着,不管三
 
七二十一我就扒下了她的高跟鞋,对准她细长的脚趾一口吻了下去。只听何娟「
 
啊——」地一声大叫,简直就象我要杀了她一样。
 
办公室外面公司其他的人听到叫声,不知发生了什麽事,便急忙冲了进来。
 
只见我还趴在地上,何娟的高跟鞋丢在一边,两只穿着丝袜的秀脚已从我的
 
手中抽出,缩在椅子边上,两手抱着自己的小腿,惊魂未定地坐在椅子上瞪直双
 
眼看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红着脸从地上站起来,面对下属各位小姐们疑惑的目光,
 
我有点恼羞成怒:「看什麽看!有什麽好看的?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出去!」
 
小姐们被我的吼声吓了出去,何娟也从椅子上跳下来,慌忙捡起地上的高跟
 
鞋光着脚跑了出去。
 
我没吃到羊肉弄了一身腥,心里极不痛快,可是又有苦说不出,只能一个人
 
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小姐们的笑声,我走到门前,悄
 
悄地把门开了一条缝,只见何娟坐在人群的中间,擡起一只脚对大家说着:「看
 
看,我的脚有什麽好啊,可是董事长非要吻不可,真把我吓坏了。」我一听,这
 
气就不打一处来,猛然推门而出,冲到何娟的面前,近乎发狂地吼到:「何娟!
 
我现在正式宣布,你被开除了!你给我立即消失!」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大了,吓住了公司的女职员,这次没有人劝,何娟收拾了
 
自己的东西默默地离开了。就这样,不到三个月,九个人就被我开除了两个。还
 
剩七个正好是「七仙女」,希望不要再有人被我开除了。
 
时间如梭,我们公司的生意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业绩成长很快,除了我决策
 
正确以外,「七仙女」们的努力也功不可没。我开始放松下来,心情也逐渐好了,
 
便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美女们的秀脚上。我想选个女孩子做我的秘书,看中了
 
眉清目秀的沈燕。沈燕长了一副鸭蛋脸,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鼻子尖尖,樱桃
 
小嘴,白嫩的肌肤就象鸡蛋青一样让人垂涎欲滴。
 
「沈燕,你进来一下。」我把她叫到了我的办公室。
 
「董事长,什麽事,请吩咐。」沈燕象一只燕子一样轻盈地飞到了我的面前。
 
「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当秘书吧,以后公司的事你不论大小都要向我及时汇报。」
 
我一本正经地说。
 
「是,董事长,我一定对公司、对董事长尽心尽力。」沈燕的嘴还是很甜的。
 
我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从上向下看了她一遍,最后把停留在她的脚上,「
 
你的高跟鞋有点脏了,站好别动,让我给你擦擦。」说着我就蹲下来用手在她的
 
高跟鞋上摸了一遍,我站起来时发现沈燕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迷惑。
 
「好了,你去工作吧。」我对发呆的沈燕说。她这才好象松了一口气,冲我
 
点了点头出去了。
 
又过了几天,沈燕进来给我送文件,她穿了一条裤腿宽大的休闲裤,一双秀
 
足则完全被覆盖住院了,这使我对她的美脚充满了渴望。放下文件她刚要出去,
 
我叫住了她:「等等,沈燕,请你坐一下好吗?」
 
「有什麽事,董事长?」沈燕小心地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我从办公桌后面
 
走到她的面前,又说:「请你翘起腿好吗?」
 
沈燕顺从地翘起了「二郎腿」,一只翘在上面的秀脚便露出了一半脚背。好
 
美的曲线啊!我不禁在心中暗叹。「我要检查一下你的高跟鞋是否擦干净了。」
 
说着我便弯下腰假装要查看她的高跟鞋,低头仔细地看着她露出鞋面的脚背,
 
哇——太美了。薄薄的黑色丝袜中是一双白嫩丰满的小脚丫,沿着鞋口脚背凸起
 
的部分十分肉感,我真恨不得立即扑上去狂吻一番,可是上次对何娟的经验让我
 
谨慎了很多。
 
「鞋面是干净了,但是鞋里面不知道干不干净。我要脱了你的鞋看看,你的
 
脚不要动啊。」我急速蹲下,双手轻轻地脱下了沈燕脚上的高跟鞋,我又把手指
 
伸进鞋口里面摸了摸,鞋底有点潮,我擡头看着沈燕,她也在惊异地看我。我对
 
她微微一笑,将高跟鞋举到鼻子上嗅了几下,一股丝袜、皮革和脚汗的混合味道
 
让我兴奋不已。
 
「你的鞋不错,可是你的脚昨天洗过没有啊?我也要检查一下。」说完我坐
 
回到桌子后面,手里还拿着沈燕的一只高跟鞋。
 
沈燕不知所措地说:「董事长,我的鞋,请还给我吧。」
 
「不行,你要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脚再说。」我把她的鞋又放在鼻子上闻了
 
闻,「你坐过来,把脚放到我的办公桌上,让我好好看看,否则你今天就可以辞
 
职了。」我的威胁还是很有效的,沈燕一脸无奈地坐到我旁边,慢慢地把脚举到
 
了我的办公桌上。我欣喜若狂,一把搂住她的丝袜脚深深地吻了下去,从脚尖到
 
脚跟,从脚背到脚底,我连吻带舔,好不痛快。要知道,这是我在大学毕业以来
 
头一次吻美女的脚,上一次享受美女的秀脚还是在读大学时吻一位女同学的脚呢。
 
更令我高兴的是沈燕并没有反抗,她紧闭双目,仰面皱眉地似乎很是舒服。
 
当我停下来时,她才如梦初醒般地慌忙把脚从桌上缩下来,噘着嘴嗔怪我:
 
「董事长,看你把人家的丝袜都弄湿了,还怎麽穿鞋呀!」我一听,连忙拿起她
 
的高跟鞋,就势跪在了沈燕的脚下:「好吧好吧,对不起了,我来为你穿鞋还不
 
行嘛。」
 
我一只手捧着她的美脚,一只手把高跟鞋穿在了她的脚上,然后又在她的脚
 
背上重重吻了一口,这才放下她的脚,站起身来。
 
「董事长,该检查的你也检查完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沈燕带着几分怨
 
气地问。
 
「嗯——,可以走了」我又摆出了老板的架子,「但是,你要注意保密呀,
 
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绝不对外人说。」沈燕转身出了我的办公室。
 
次日,我满面春风地上班了,一进公司的门,就发现「七仙女」的目光齐刷
 
刷地看着我,脸上都藏着一丝诡秘的微笑。我冲着美女们问:「看什麽,不认识
 
啊?」
 
「七仙女」中最活泼、最胆大,也是嘴巴最厉害的一个要数李莉了。这时她
 
对我甜甜地一笑,说:「董事长,你今天要不要检查一下我们的鞋子呀?」
 
「我什麽时候说要检查你们的鞋子了?」
 
「哎呀,董事长,你昨天不是刚检查过吗,怎麽就忘了?」
 
我一听就知道是沈燕这个小丫头把我给卖了,但又不便发作,只好打哈哈:
 
「啊啊,对对,我们公司的每个人都要注意仪表整洁,当然,皮鞋也一定要擦干
 
净。」我边说边走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进门我就抓起电话把沈燕叫了进来,并对着她怒目责问:「为什麽把昨天
 
的事告诉别人,你不是向我保证要保密的吗?」沈燕并没有丝毫的惊慌,这很出
 
乎我的预料:「我并没有食言啊,我是保证不告诉外人,公司里的其他小姐是自
 
己人呀。」我知道她这是诡辩,可一时又不知怎麽反驳她,只好又拿出老板的威
 
风来吓唬她:「你是不想干了是吧,小心我炒你的鱿鱼。」
 
「好啊,你炒了我就别想再吻我的脚了。」沈燕一点都不示弱。
 
「你、你……」我一时语塞,心里却是一喜,看来她话中有话。
 
「董事长,你还炒不炒我的鱿鱼啊?要炒,我马上就走。」
 
「等等,不炒你也可以,不过你现在要再让我吻一次你的脚。」
 
「好啊,不过我有个条件,这个月的奖金你要给我最多的一档。」
 
「行行,奖金一定给你多发。」我已经有点急不可待了。
 
「这可是你主动要给我的,不是我要挟你……。」
 
没等沈燕说完,我就蹲在了她的脚下,伸手向她的美脚摸去。沈燕这时却两
 
脚一跺跳了开来:「不行不行,慢着点,你要当着公司所有女孩子的面说清楚才
 
行,否则她们还以为是我不好,是我在诱惑你呢。」
 
「哎呀我的小姐,是我在诱惑你总行了吧。我求你了,就快点让我吻吻你的
 
脚吧!」我已经跪在了她的脚下,向上对她伸着双手乞求着。
 
沈燕又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我办公室靠窗边的沙发上,摆出一副不为所动
 
的样子。我连忙跟着爬了过去,已完全是一只哈叭狗的可怜相了,老板的威风早
 
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嘴里则在不停地乞求:「求求你了,沈燕小姐,求你了,
 
就让我吻一下你的脚吧,沈燕,你是最好最好的女孩子,就可怜可怜我吧。」
 
沈燕绝没想到我突然会变成这副样子,她伸出手想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你
 
先起来,不要这样,让别人看到很没面子的。」
 
我躲过她的手,头一低就把脸贴在了她的脚尖上,不由分说便用舌头舔她的
 
高跟鞋。几下舔过之后,沈燕的高跟鞋已经被我舔得又湿又亮了。沈燕坐在沙发
 
上只能摇头叹气:「哎——你怎麽会这个样子啊,为什麽要这样作贱自己呢?」
 
到了这份上,她也只好伸着两只秀巧的美脚任由我去舔了。我就象七天七夜
 
没吃食的饿狗一样,双手抱着沈燕一双又香又嫩的小脚丫狂舔乱咬,沈燕也不由
 
自主地闭起双眼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这另类的异性接触和感官刺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沈燕「啊——」的一声大叫,我擡头一看,天那……
 
全公司的小姐们都围在我办公室的门口观看,沈燕鞋也没穿就跑了出去,我
 
满脸羞得通红,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对着我的女职员们发呆,大家都很尴尬,
 
一时不知该做什麽才好。还是王丹青比较稳重老练,她平静地对我说:「董事长,
 
请你先把沈燕的鞋子给她拿去,她忘记穿了。」她的话算是给我解了围,我赶紧
 
捡起沈燕的高跟鞋,从六位仙女的中间穿出了我的办公室。
 
沈燕一个人抱着头趴在办公桌上,脸红得两只耳朵也涨满了血丝。我一手拿
 
了一只沈燕的高跟鞋,站在她的身边小声说:「沈燕,你的皮鞋,忘在我办公室
 
了,我给你拿来了。」沈燕仍然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就象没听见我说话一样。
 
这时我身后响起一阵清脆的笑声:「董事长,你要亲自把鞋给沈燕穿上才行,
 
要不然她是不会理你的。」又是李莉,趁火打劫,看我下次怎麽收拾你,我心里
 
想着,两条腿却按照李莉说的弯下去,蹲在桌子底下给沈燕穿鞋了。沈燕很配合
 
地把脚伸进了鞋子,我站起来低着头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没想到身后响起了小
 
姐们的一片掌声……。这一天直到下班,我再也没有出过我办公室的门。
 
此后多日,相安无事,「七仙女」们在向我汇报工作时也与以前一样,温柔、
 
高雅,尊重而又客气,只是在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点什麽。我则色厉内虚,依然
 
拿着老板的架子,偶尔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一眼女职员们性感诱人的高跟美脚。
 
这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公司,进门之后看见小姐们都围在王丹青的桌子旁,
 
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议论些什麽,我不禁绉起眉头开训了:「上班时间不工作,都
 
围在一起干什麽?各干各的活,少在一起说闲话。」小姐们都赶紧回到了自己的
 
办公桌前,靠门口坐的王雯在慌乱中把手中的圆珠笔掉到了桌子底下,滚到她的
 
脚边时,被她踩在了脚下。我当时正好站在她的桌子旁,便下意识地蹲下去捡那
 
支圆珠笔。也许是紧张,王雯踩着笔的脚却一动不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机会,
 
便毫不犹豫地用手抓住她的脚,缓缓地将其移开,又在脚背上多摸了两把,这才
 
把笔捡起来放在王雯的桌上。王雯轻声地说了一声「谢谢」后,我径直走进了自
 
己的办公室。全公司的美女们都眼睁睁地目睹了这一幕,在我的身后却是一片鸦
 
雀无声。
 
坐在办公桌前回味刚才摸美女香足的感觉,我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下班时,我把王雯留了下来:「小王,请你晚点走,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王雯站在我面前,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又黑又亮,白白的瓜子脸泛着微微的红
 
晕。她美得让我心里有点发颤,口齿也有点不清了:「小、小王,对不不起,刚
 
才我摸、摸了你的脚你不、不要生气啊,我、我实、实在是太喜欢你、你的脚—
 
—了。」
 
王雯羞涩地一笑:「没关系,董事长,你如果真的喜欢我的脚,我是不会生
 
气的。」
 
「那我现在可以再亲一下你的脚吗?」我有点得寸进尺。
 
王雯温柔一笑,两手绞在小腹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无论她是点头还
 
是摇头,那温柔的一笑就象是对我发出的冲锋号,我向着王雯的美脚一头扎下去,
 
缱绻在她的脚边,从她的鞋尖开始舔起,然后是鞋边和细高的鞋跟,最后又从她
 
的脚背舔到脚踝,把她的丝袜全都舔得湿淋淋的,贴在了脚面上。
 
真的好过瘾啊,我足足趴在王雯的脚下舔了20分钟。我慢慢直起腰,两臂搂
 
住王雯修长的双腿,仰头跪在她的面前,感激地说:「王雯,太谢谢你了,你让
 
我享受到了人间真正的快乐。」
 
王雯又是一笑,笑得很甜很美,并柔声地说:「董事长,我该回家了。」
 
「好好,我开车送你回去。」我急切地要讨好她、回报她。
 
我兴高采烈地开着我的别克把王雯送回家,一路上她都没说话,只是偶尔看
 
我一眼,便偷偷地自己笑,也不知她笑的是什麽。
 
转眼就是月底了,到了该发奖金的时候。谢兰是公司年龄最小的女孩子,只
 
有18岁,刚从会计职校毕业,就被我招聘来当会计了,出纳则由我自己做,并保
 
管所有的银行印鉴和公司图章,这是我唯一的自我保护防线。谢兰个子不高,1
 
米6 左右,小巧玲珑的身材,高挺的鼻子瘪瘪的小嘴,圆圆的脸盘上长着一双高
 
挑的柳叶眉,一对常常闪烁着睥睨神情的丹凤眼,简直就是邓婕演的王熙凤的克
 
隆版。我对她的性格很是欣赏,当然在财务上也很信任她,发奖金的事要先问问
 
她这个月的经营情况。
 
谢兰站在我的面前,同样是一副凤姐的辣劲:「这个月的营利不是很好,请
 
董事长要注意减少支出了,奖金相应的应该下来一点。」
 
「不,这个月的奖金额要增加。」我毫不犹豫地说。
 
「为什麽?」谢兰的柳叶眉竖了起来。
 
「不为什麽,我主要想对几位工作比较好的人进行奖励。」我的理由似乎不
 
是很充分。
 
「是要奖励脚比较好的女孩子吧!」她太不给面子了,一针见血的说。
 
「是又怎麽样?」我身子往后一靠,又想摆老板的派头了。
 
「真没出息,就让你亲了两下脚,你就不要原则了,这样还想做大事、赚大
 
钱,今后公司的管理还能有什麽制度,企业还能有什麽发展?」谢兰挥动着她袖
 
珍般的小手,指着我的脸一顿斥责。说实话,当初我就是看中了她的那股辣辣的
 
神态和一双小手,才把她招聘来的。因为手和脚是相似的、成比例的,只要手好
 
看,脚一般都好看。所以看了她的手,我就知道她的脚一定娇小玲珑,最多就是
 
35码。可是我一直没有机会看看她倒底穿多大的鞋。
 
我听着她对我的责问,心里感觉很舒服,同时又想着她的脚穿多大的鞋,脸
 
上便现出了一副诡异的微笑。
 
谢兰用一对凤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嗔声骂道:「笑什麽笑,看你那点出息。」
 
听她的口气倒好象是我大姐一样,要知道她比我整整小10岁呢。「你不就是
 
想吻吻女孩子的脚吗?好吧,今天本小姐就让你尝个够!」
 
说完,她小屁股一扭,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二郎腿」一搭,一只高高翘
 
起的小巧玲珑的秀脚已从高跟鞋里滑出了一多半,脚后跟和脚心都露在鞋外,仅
 
用脚尖挑着的一只高跟鞋,充满魅力的在她的脚上晃动。
 
我看得呆了,谢兰的凤眼又是一瞪:「傻看什麽,要想吻脚就快点过来。」
 
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麽跪到谢兰脚下的了,只知道我做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捧
 
着她的高跟鞋查看尺码。我CALL,她的鞋只有34码,绝对袖珍啊!我兴奋的捧着
 
她高跟鞋的手都发抖了,也顾不得是鞋尖鞋跟了,一阵狂舔乱吻,我甚至还用牙
 
齿啃咬她的鞋跟。
 
看到我发狂的样子,谢兰把她的一只悬在我头顶的小美脚踩在了我的鼻子上,
 
不屑的说:「喂喂,你是要舔脚还是要舔鞋啊,一只硬梆梆的皮鞋有什麽好舔的。」
 
我忙说:「好舔好舔,我都要舔。」并顺手把她的高跟鞋插进了我的衬衣领
 
口里,腾出的双手紧紧抓住她穿着薄薄丝袜的秀足,将那细巧的脚趾连同丝袜一
 
起放入口中,就象吃棒冰一样唆进唆出,味道真是好极了……真的无法用言语来
 
表达。
 
也不知过了多久,谢兰用脚尖轻轻地踢了一下我的嘴,并收回了她的美脚说
 
:「行了行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了,以后有你舔的呢。」我则仍跪在她的脚前带
 
着一脸的满足望着她。
 
「现在该谈谈发奖金的事了。」谢兰已经穿上了高跟鞋,边说边擡起脚用鞋
 
尖挑着动我的下巴。
 
「你说得对,还是要坚持原则,生意就是生意,不能掺入感情色彩,这个月
 
的奖金按利润下降比例相应下调。」我的这个决定竞然是跪在谢兰脚下作的,不
 
知天下是不是有第二个象我这样拍板作决定的老板。
 
谢兰得意的笑了,一伸腿,高跟鞋的鞋底硬生生地踹在了我的胸上:「还不
 
快爬起来,瞧你这副德性,那象董事长呀,简直就象一只哈叭狗。」
 
「那我就是你的哈叭狗。」我嬉皮笑脸地说。
 
「唉——,你怎麽会是这样啊,真受不了你。」谢兰说着,起身走出了我的
 
办公室,但是我想她肯定不会象沈燕那样把刚才的一幕告诉其他的女孩子。
 
发奖金的日子到了,我大声宣布:「由于这个月公司业绩有所下降,奖金也
 
要下降……」没等我说完,小姐们就叫了起来,纷纷表示抗议。我耸耸肩,向谢
 
兰看去,她则一歪头,侧面向上,斜眼看着天花板,那意思是:关我什麽事啊!
 
「董事长,你说话不算数,前几天刚答应给我加奖金的,你……」沈燕不满
 
地报怨。
 
「哎,沈燕,他为什麽单独答应你增加奖金啊?」李莉拉着沈燕的胳膊查问。
 
沈燕用手遮住嘴,凑近李莉的耳朵小声说了点什麽,李莉一听便扯着嗓子喊
 
起来:「啊——,董事长,让你吻一下脚就可以加奖金啊,那我天天都让你吻我
 
的脚,是不是可以每天都加一次奖金呀?」
 
我的脸腾地就红了,狠狠地瞪了沈燕一眼,她却捂着嘴笑得很开心。这时李
 
莉已经走到了我面前,双手一撑坐在了桌子上,身子又是向后一仰,擡起修长的
 
秀腿,将一只美脚举到了我的胸前,「董事长,请吧,我的脚好香好香的耶~~~~~~」
 
她揶揄地对我说。
 
李莉的这一闹,引来了姑娘们的一片笑声。我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说:「够
 
了,别闹了,该干什麽干什麽去。」可是小姐们并不罢休,还是乱哄哄地吵着:
 
「不行不行,要减少奖金我们就不干了」……。
 
我也火了,非常冲动地脱口而出:「不干的就滚吧,都滚都滚!……我就不
 
信,少了美女地球就不转了!」
 
「恐怕董事长是少不了我们的美脚吧,我们都辞职了,你吻谁的脚啊」又是
 
李莉这个死丫头,我恨不得立即就扑上去把她的脚趾头咬下来。
 
这时姑娘们又都大笑起来,并随声咐和着:「是呀,我们的脚可是董事长千
 
挑万选来的,不容易啊!让我们走了,别的公司老板会马上抢着来聘请我们的,
 
到时候董事长就只有干瞪着眼,看着人家吻我们的脚了……,哈……哈……哈…
 
…」
 
在小姐们的笑声中我不知所措,因为她们说到了我的痛处。但我还是硬着嘴
 
充老大:「笑什麽啊,谁稀罕你们的臭脚啊!我喜欢的是高跟鞋,你们要是不穿
 
高跟鞋,脚丫子有什麽好看的?」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他竞敢骂我们是臭脚!小姐们,他说喜欢高跟鞋,就
 
用高跟鞋打他……」话声刚落,小姐们便一齐脱下高跟鞋向我投过来。高跟鞋象
 
雨点般地砸在我的头上、脸上,我用手本能的遮挡着,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
 
感,似乎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了,几乎从我一生下来就渴望有这一幕。
 
场面乱得有点不可收拾了,在这关键的时刻,又是王丹青力挽狂澜,救了我
 
和场。「各位小姐,都别再闹了,有点闹过头了。」她的声音并不大,声调中却
 
透着威严,好象她是什麽大领导一样,「我们现在重要的是要好好想想为什麽这
 
个月业绩不好,问题究竟出在那里。」
 
小姐们都没声音了,知趣地捡起扔在地上的高跟鞋,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
 
王丹青又对着我说:「董事长,你也去工作吧,奖金的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
 
就按规定办,我想大家是可以理解的。」
 
「谢谢!谢谢!」我几乎是含着敬畏之情在向王丹青致谢的。我心想,天啊!
 
这个公司的老板怎麽好象是她啊?
 
一回到办公室,我就想起了李莉这个死丫头,恨得我直咬牙。我拿起电话对
 
沈燕吩咐:「沈秘书,叫李莉小姐马上到我办公室来。」说完,没等沈燕有什麽
 
反应我就挂上了电话,老板的派头还是要耍一耍的。
 
「笃、笃」两声敲门声,我想是李莉来了,立即躲藏到门后,说:「进来」
 
李莉推门,人刚一进来我就从她身后「嘭」得一声关上门,猛然从后面紧紧
 
抱住她的双腿,一用力就把她摔在了地板上,接着我又象恶狗扑食一样,抓住她
 
的两只美脚狂咬乱舔,一不小心,把她的丝袜也咬破了。李莉拚命地挣扎反抗,
 
与平时不同的是她嘴里竟然不出声,却用全力扭动着身子和双腿,想把两只脚从
 
我的手中挣脱出来。终于,她从地上摸到了掉在一边的高跟鞋。她举起高跟鞋,
 
毫不犹豫地向我的身上砸了下来。她用尖细的高跟狠狠地打在我的屁股上,疼得
 
我大叫一声,手一捂屁股便放开了她的美脚。这给了李莉机会,她从地上坐起来,
 
从上往下,挥动着手臂,高跟鞋一下猛过一下地打在我身上。我被她打得抱头鼠
 
窜,口里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跑出了办公室,李莉也跟着追了出
 
来。
 
我跑到沈燕面前说:「沈秘书,快、快,快救我!」,沈燕眼一瞪,「为什
 
麽我要救你呀?」「你是我的秘书,有责任关心老板的啊!」还没等我和沈燕说
 
明白,李莉的高跟鞋已经打过来了,我只好转身再跑。我想到了王丹青,看来只
 
有她能救我了,便径直向她那儿跑去。
 
「王小姐,求求你了,我的救世主,李莉要打死我了,你救救我吧……」我
 
屈着双膝合着双掌,急促地向王丹青求救。其实我很想趁机跪在她脚下,说不定
 
还能有意无意地摸一把她高贵的美脚呢。可是谁知王丹青看都不看我一眼,只说
 
了一句:「自找的,活该!」这时,李莉的高跟鞋又打了过来,我没办法,只好
 
继续逃了。
 
突然,我眼睛一亮,快速地跑到茹国萍身边,一弯腰,「刺溜」便钻到了她
 
的桌子底下。茹国萍和我同岁,她性情温和,举止大方,雍容富态,擡手投足之
 
间无不显示出一副「国母」的风度。别说,她长得和宋庆龄还真有点象。茹国萍
 
体态丰满,曲线起伏有致,虽说胸部臀部有点胖,让人会想起一篇小说的名字「
 
丰乳肥臀」,但是对于她1 米70的身高来说并不显得臃肿,反而感觉十分性感、
 
迷人,令你想入非非。由于桌子下面空间有限,因此我的身子和脸无可避免地贴
 
在了茹国萍的腿上。她平时大多穿着长裙,很少有机会看到她的腿,但是对她那
 
双37码的肉脚,我却是早已看在眼里,馋在心头。这时李莉已追到了茹国萍的桌
 
边,将高跟鞋伸向了桌下。为了劝阻李莉,也许是为了避开我的脸,茹国萍将她
 
那丰满但很匀称的双腿从桌子下移出来,站在了桌边,两腿则象栏杆似的把我挡
 
在了桌下,既保护了我,又阻止了李莉。
 
只听「国母」开口说道:「小莉,算了,别打他了,高跟鞋搞不好也会打伤
 
人的。」
 
「萍姐,你不用护着他,不让他吃点苦头,下次他可能也会抓住你的脚乱咬
 
的!」李莉有点没完没了地说。
 
「李莉,行了,别再闹了!把你昨天写的意向书拿来给我看看。」王丹青终
 
于开口救我了。
 
李莉用高跟鞋敲了一下茹国萍的桌子,「今天饶了你,下次看我怎麽收拾你。」
 
说完,她才意犹未尽地走开。
 
我从桌子下探出头,正好顶在茹国萍肥大圆软的屁股上,我擡眼细看,惊叹
 
不已。长裙十分贴身地在她的臀部勾勒出两条极为对称、近乎完美的几何曲线,
 
在裙子里面的股沟,让人充满想象,深浅宽窄都可以从布面的松紧和线条的曲度
 
上变幻出无穷的魅力。我跪趴在桌下,仰起头面对茹国萍充满肉性的屁股犹豫着,
 
刚决心把脸贴上去亲吻一下她那无法抗拒的美臀,却已经来不及了。茹国萍转身
 
后退了一步,低头对着桌下说:「董事长,请出来吧。」在我听来,那声音就象
 
是「国母」在招唤我去为国效力一样,我顺服地从桌下爬了出来。让我欣喜若狂
 
的是茹国萍丰满性感的美脚,第一次这样近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极薄的黑丝袜,
 
给雪白的肉足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诱惑,她脚背上如脂般肥肥的脚肉,则从黑色麂
 
皮高跟鞋圆方形的鞋口上鼓胀着溢出来。此情此景之下,我已完全失去了理智,
 
不顾一切的向前一趴,就将嘴伏在了茹国萍的脚上,近乎疯狂地又舔又咬,与平
 
日里看到的疯狗并无太大的区别。没想到茹国萍却异常地沈稳,还真有点「国母」
 
的风范。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双腿平放,任由我趴在她的脚下将丝袜舔咬
 
得透湿,脸上仍是一副安静平和的表情。公司的小姐们都在一旁看戏一样的笑着,
 
因为「七仙女」中除了王丹青和韩若冰以外,都已领教过了我的这一特殊嗜好,
 
也就见怪不怪了。
 
此时,王丹青只回头看了一眼,摇头无奈的一笑,就继续埋头工作了。韩若
 
冰则似乎无动于衷地冷眼旁观,她可是我们公司有名的冰美人,很少有人看见过
 
她开怀地笑容。
 
一阵疯狂之后,我过足了舔脚的嘴瘾,便顺着茹国萍圆润平滑的脚踝向上吻
 
去。与一般美女的细长腿相比她的腿虽然有点粗,但是要知道她有1 米70的身高,
 
腿又长得十分直挺均匀,因此她丰满的腿部脂肪就令其有了与众不同的魅力,达
 
到了肉感与性感最完美的结合。在这样的美腿诱惑下,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吻她的
 
小腿,嘴唇一寸一寸地往上移……。「董事长,今天就这样吧,你看大家都在看
 
着我们呢!你先起来,好吗?」茹国萍终于忍不住了,可是话语中仍旧带着慈母
 
般地和善。「国母」的话我无法拒绝,只有老老实实地从茹国萍的脚下爬了起来,
 
眼睛恋恋不舍地盯着她的下半身。
 
我深深地给茹国萍鞠了一躬,并道了一声「多谢你的宽容和恩赐,我一定会
 
加倍地报答你」,然后,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低着头走回了我自己的办公室,不知
 
是不是我的真诚或是真实感动了姑娘们,在她们的目光中对我不再有原先的那种
 
嘲笑和轻篾。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要和美女们签定正式劳动合同了。为了保证我
 
能吻到她们的香足,在合同中我加了一句「公司董事长有权在任何情况下以多种
 
方式检查女职员的脚和鞋是否清洁」。从沈燕开始,李莉、王雯、谢兰、茹国萍
 
都一一签了约,对这句话都没有提出异议。可是到了韩若冰这里却卡了壳,冰美
 
人面色雪白、前额饱满,两条黛眉浓密笔直、眉峰高挑,微微下陷的眼窝中是一
 
对双眼皮十分明显的乌黑发亮、眼睑深长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鼻翼和鼻头陡
 
峭而尖挺,瘪瘪的嘴巴唇角向下紧抿着,下巴则向前有力地翘起,满脸冷艳之气
 
袭人魂魄。她板起艳丽却充满寒霜的面孔,眉宇开阔的方脸庞更加显得冷酷傲慢,
 
拿着鼻腔冷冰冰地说了一句:「检查脚和鞋是怎麽回事?」
 
我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前几天公司里发生的事你也都知道,只是没
 
有轮到你就是了。但我又不便发火,只是陪着笑脸说:「这个大家都认可了,前
 
面几个人已经签了,请韩小姐不要太介意文字上的东西,也给我个面子,就签了
 
吧。」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你要说清楚,难道我的脚不干净吗?」韩若冰是有
 
意和我过不去。
 
本来我是想来硬的,可是在这位冰美人的面前我的腰杆却怎麽也硬不起来,
 
嘴上也就放了软档:「韩小姐,对不起,请你多包涵,你知道我有那麽一点不良
 
嗜好,求求你了,就成全成全我吧!我用人格保证没有你的同意,我绝不碰你的
 
半个脚趾头。」
 
「哼,人格?我见得多了,你们这些臭男人在美女面前哪个有人格?」她不
 
屑一顾地说。
 
「我向你发誓,我保证一定要经你同意后才检查你的脚!」我走到韩若冰的
 
面前举着右手掌,很认真地对她说。
 
韩若冰把手臂往胸前一盘,翘起「二郎腿」素面朝天地说:「有你这样发誓
 
的吗?——跪下!」
 
听到她的一声「跪下!」时,我的心猛地一抽搐,这不是我苦苦寻求的**吗?
 
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面前的冰美人转眼就变成了冰**. 「咕咚」
 
一声,我直直地跪在了韩若冰的脚下,双手捧着她一只高高翘起的高跟鞋的
 
鞋底,对她发誓:「**在上,你忠心的奴仆向你发誓,我愿永远臣伏在你的脚下,
 
尊从你的旨意,不经你的同意绝不敢吻你高贵的玉足。」
 
韩若冰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真是美若天仙啊!我乘机向她乞
 
求:「我的**陛下,我请求亲吻一下你高贵的美脚好吗?」
 
「呸!你还不配!」很快,她收敛了笑容,拿起笔潇洒地在合同上签了字,
 
再回头看看笔直跪在她脚下的我,将签字笔在我的鼻子上敲了一下后,插入我的
 
嘴里,昂起头踏着高跟鞋的高跟声走了。走到门口,她停下脚步回头,用命令的
 
口气对我说:「爬过来,舔一下我的鞋后跟!」
 
我就象听到主人召唤的猎狗一样,立即飞快地爬到韩若冰脚后,伸长了舌头,
 
用力地舔舐她的高跟。冰**最多也就让我舔了20多秒的时间,我已把她两只高跟
 
鞋的鞋跟舔得铮亮,她擡起脚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便头也不回地开门而
 
出了。
 
我还未从刚才跪拜**、舌舔高跟的兴奋中缓过神来,沈燕在看到韩若冰出去
 
后,就已经请王丹青进来了,她是最后一个来签约的。
 
王丹青只是粗略地看了一遍合同,显然已经有人向她汇报了签约的内容,她
 
泰然自若的看着我说:「公司与雇员之间应该是平等的、相互尊重的,这是国际
 
商业规则,相信你心里是很清楚的。」
 
我忙点头:「是的、是的。」心里却想,何止是平等、尊重啊?我对你简直
 
就是崇拜啊!
 
「那好,既然你要检查我们的脚和鞋,我想也应该相应地允许我们检查你的
 
身体。同样,工作上最后的决定权在你,工作以外的事则由我们决定,这样对大
 
家都有利。」王丹青平静地说。
 
天哪!她要检查我的身体,我又不是被贩卖的奴隶,可是听上去又很公平,
 
我一时找不到什麽不同意的理由,心里想着只要你同意我「检查」你的脚就行,
 
别的以后再说了,便点头表示同意。王丹青在合同上加了一条「公司女职员有权
 
在任何情况下以多种方式检查董事长的身体是否清洁」,并代表其他人在所有的
 
合同中写上了这一条。
 
我觊觎王丹青的美脚已经很久了,时至今日已有点急不可待。还没等她写完,
 
我已经四肢着地的趴在了她的脚下,对着她那双令人魂牵梦绕的美脚,刚要吻下
 
去,王丹青一低头,严肃地说:「你要干什麽?」
 
我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要检查你的脚是否干净!」
 
「我还没签字呢!你急什麽?」说着,王丹青把脚挪到了椅子的另一边。
 
我绕着椅子也爬到了另一边,带着哭腔乞求:「我的小姑奶奶,求求你,快
 
点签吧,我真的等不及了,你不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时刻盼望着能
 
亲吻一下你那高贵、清香、秀嫩的美脚!」
 
「哼!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看你那副可怜相,哪象个老板?」王丹青签好
 
字,把笔往桌子上一扔,「好了,就可怜可怜你,让你如愿一次吧!」说着,她
 
把脚伸展开,一只脚放到了我的嘴边,另一只脚的高跟则很自然的踩在了我的肩
 
胛骨上。
 
我如同得到了皇帝赏赐的宝物一样,抱着她的玉足秀脚贪婪地吻舔着,对于
 
我来说,此时世界已不复存在,在我心里只有王丹青那如玉如脂、又香又美的纤
 
纤秀足。
 
这天王丹青穿得是长裤,脚上的一双短丝袜早已被我舔得湿淋淋了,她既气
 
又笑的说:「看你怎麽象小狗一样,把我的丝袜全弄湿了,还不给我脱下来。」
 
我开心地坏笑着,又「汪、汪」地学了两声狗叫,便用嘴将丝袜从她的脚上
 
脱了下来,之后,我又把丝袜刁在嘴上,一点一点地往嘴里吃。到第二只丝袜时,
 
嘴已经塞满不能动了,半截袜脚吊在嘴边。王丹青看了捂着嘴笑弯了腰,我跪趴
 
在她的脚下,象狗一样用嘴摇晃着那半截丝袜,「呜——呜」地向她求援。王丹
 
青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擡起脚,用大姆脚趾和二脚趾夹着吊在我嘴边的丝袜,
 
使劲塞进我的嘴里,我点点头表示了我的谢意。
 
王丹青起身要走,我忙趴在地上为她穿鞋。赤脚穿皮鞋还真要人帮着提一下
 
鞋跟才行,我极为小心地将一根食指插入鞋后面,为她将鞋跟提了上去,使她很
 
舒服地穿好了高跟鞋。王丹青满意地用脚背蹭了蹭我的脸,转身飘然而去。
 
不久,当我还含着王丹青的丝袜,品味刚才舔脚的乐趣时,外面传来了「丹
 
姐万岁——!」的喧哗声。王丹青在「七仙女」中年龄最长,姑娘们都尊称她为
 
「丹姐」。我明白了,一定是美女们在庆祝王丹青为她们争得的权利——有权检
 
查我的身体——而欢呼。
 
此时,我突然预感到我的生活将要发生新的变化了。